福山

        福山,这个曾经的吴北巨镇、江防要冲、商贸港口,在岁月无情的涤荡中,古韵古味已渐渐远去.这里曾是州治之地、常熟之根,至清末,尚有城墙、城楼、总兵署、游击署等官衙。明清官渡南通,电报、邮电局首先在这里创立,历代朝廷大将亲临巡防。更有长江下游最大的捕鱼船队和海员俱乐部等,福港观潮亦是虞山十八景中唯一一个和长江有关的景致,其潮水之胜,号称小钱塘。梅李、支塘等镇都得称福山为太爷爷。然而,由于长江淤塞,作为重要港口和渔业集散地地的功用渐失,六十年代,渔业大队尽数迁去浒浦,港口终于日渐没落。然而其工业商贸发展仍居常熟首位,为第一批亿元乡和开放乡镇,也为首先撤乡建镇的乡镇。值上世纪初末,并镇之难,沦至办事处级别.

        福山曾有七峰,一说为九峰.福山七峰,层次高低,于殿山、寺前凭临,秀山明水,环拥满怀,然而山外还有景,南之虞山,北之狼山,景外还有水,一隐约一飘渺,是江南无双!老蒋时期也没损挖一个啊,如全璧存留,国宝也,可惜老毛将它开了挖了,我何堪再言。七十年代,对面南通港口建设,本地大量开山卖石过去.至今尚有三峰,分别为殿山,铜官山和西山.上世纪上半叶的殿山,长江似乎就在山下,几唾手可得(如此才有喇叭口的港口地势,江潮涌进福山港,拍山击石,直涌到常熟北水门,可谓难得胜景)。远望可见对面狼山.如今随着泥沙惊人的淤积.在殿山上已经看不到长江了.殿山上曾有一古塔,叫聚福塔,七十年代末倒塌,后来重建,另人欣慰的是,塔基是用收集整理的原塔砖砌的,每块老砖上都有聚福塔的字样,可见古人对修塔的庄严和认真.

        福山的老街原有两个地块,靠北的港上和现在的主要街市区,大约有两公里左右.老建筑已经很少了,也许不久的将来也会消失殆尽,留下的,只是象我一样有点怀旧情怀的人们拥有的无尽的怅然和追忆,就如同那一抹深邃的残阳……